当前位置:免费发信息 > 综合信息

2017年07月20日

免费发信息   发布时间:2021-07-22   发布者:飞小猪

漫过山岭的烟愁

 

    日子总是像从指尖漏过的细纱,在不经意间悄然滑落。那些往日的记忆,在似水流年的荡涤下,随波轻轻地逝去,而有些记忆却留在记忆深处历久弥新。

夜晚,秋风爽爽地吹着。我站在落叶缤纷的阳台上,看着桐叶撒满一地,脑海里又浮现出一些往事。

当年,我被调到基地,去之前就已知道被分到一个科室工作。还未见面的同事,已为我安排好了一切。当我到机关报到时,办公室的头就把我留下来,不让我去科室。留在办公室,每天除了文字工作,还要到下面了解情况,参加各种会议。顶头上司工作能力很强,很有管理才能,在他手底下工作,也受益匪浅。办公室工作很杂,有时还要管一些家庭纠纷。

我们单位除了北京和沈阳来的人,还招了当地一些复员兵当工人。这些人在农村就结了婚,后来大多发生婚变,瞧不起家里的女人。于是,不少乡下的妻子就找到办公室来,要求我们劝说他们的丈夫,不要抛弃她们。我们很同情这些女人的遭遇,一方面安慰她们,一方面尽量做好调解工作,希望他们能和好。

这里的女人,做姑娘时很漂亮,长得水灵细嫩,真像盛开时的桐花那样光亮明洁,也像早春汛期的山下河流那样丰满优美。这或许是老天为了补偿她们这种美好时光匆匆逝去的遗憾。但是,她们一结了婚,生了孩子,不知为什么,皮肤就粗糙,满脸皱纹,和在单位里工作的那些“老转”的白皮细肉相比,确实不相配,怪不得他们要嫌弃糟糠。这里上了年纪的妇女,无一不是佝偻着腰,眼神木木的。还不到三十岁的大嫂,看上去已四十多岁的样子。有个“老转”的妻子,找到我们办公室,想挽回婚姻。开始,我还误认为她是他的母亲,要不明说的话,我是怎么也不相信他们是夫妻的事实。我无论如何也不理解这里的女人,为什么青春如此短暂?为什么过早地衰老?这些女人,除了赶场,会洗把脸、梳个头、穿上整齐些的衣服外,平时都是蓬头垢面,打着赤脚,孩子用背篓驮在背上,一刻不停地忙碌着农活和家务,连话都没有力气多说的。

深山里,除了山还是山。无论有水的田,无水的地,都挂在高高的山坡上,望山走死牛,劳作的苦累,谋食的艰难,所以忙了一年下来,能糊口就谢天谢地了。但在三百六十天中,再累的男人们,也有坐在门口,一锅一锅地抽几口叶子烟的冬闲。连牛也趴在厢屋里,厮伴着猪狗之类,慢慢地咀嚼着稻草过冬。只有女人,从来没有歇口气的时刻。一个劳累得精疲力竭的女人,忙了屋里还要忙外面,天不亮就爬起来,冬季天短,还黑着天,就背了背篓上山去;连捡烧柴,顺带把那些早就推在树下的一堆堆桐子,捎回家来。然后趴在吊锅前吹火,被那湿柴熏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地忙碌一家人的饭食。还有猪食,还有牛草,还有绕着脚走绊腿的鸡群,得喂饱了开春才肯下蛋的……这都是她们的活。  那些女人脸上惟一的表情,就是苦笑。

知道了这些,我才慢慢地明白了这里的女人为什老得这么快。

一次,走了几十里山路的当地工人的妻子,找到我们办公室,我和头接待了她。她虽然穿了件干净的衣服,也掩饰不住那一身的疲惫。她从口袋里掏出四五支已经弄皱了的纸烟,放在头的面前,当然是希望他能帮助无助的她。头当然不会抽这样的烟,用手推到她的面前,她还想推回去,最后就放在桌子边沿。我想,与其等她离开后把这烟丢到字纸篓里,不如还是给她带回去或许还用得着。她若是有钱,怎么连一盒香烟都买不起?买这几支烟也不知是从哪里省出来的钱,不容易啊!于是,我就拿了一个空信封,把这几支烟装起来还给了她。想到她们这么劳累,这么辛苦,到头来还是免不了命运的作弄。如今的老态出现能怪她们吗?难道她们曾不美丽吗?可是夫妻间的事是强扭的瓜不甜,我们只能做调解工作,其他也无能为力。最后,那个大嫂还是没有挽住自己的婚姻,我们也很遗憾,心情更加沉重。

这些山里的女人,苦不怕累不怕,最怕老公不要她。但还是有不少女人遭到遗弃。我们单位曾经就发生一件案子。有一个电工要与农村的老婆离婚,因为爱上了附近的一个姑娘。那姑娘的确很漂亮,但是离婚闹了很久还是没有离掉,因为女方的父亲是个队长,有点权力。后来这一对情人想出一计,想毒死农村里的老婆,于是,买了一种草药泡酒(名子我不记得了),给农村老婆喝,因慢性中毒不久就死了。这样,女方娘家人气愤,就打起官司来了。判案时我们都去看了,那对情人当然没有好下场,没有判死刑,但也判了不少年。

这里的大山里有一种泡桐树,早春开花时,很壮观。我初到这寂寞的深山基地时,不识这种春天里最早开放的花。那花放肆般灿烂得让你惊奇!她开得热烈,白得堂皇晶亮。花瓣满坑满谷地飘落下来,成堆成团,连山涧里的流水,也浮着白花花的一片,被湍急的细流驮着,往河里、江里急匆匆地奔去。花随水逝,一去不再,就这样结束了那短短的辉煌。山下一条叮叮咚咚的河,在落花季节里,河面上便全是飘浮着的雪白桐花了,谁也不在意,如同泡沫一样任其流逝。

慢慢地,我体味到,落英缤纷的桐花,就这样化作尘埃,也是这些山里女人的命运!

  ――谨以此篇献给在农村和山里的女同胞们!

                   ***日)沈友珍


联系我时请说明是在众趣网上看到的,有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