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发信息 > 综合信息

教育随笔(15)稿费,只是教育表达的副产品

免费发信息   发布时间:2021-11-14   发布者:独年荒岛-ALONG

稿费,只是教育表达的副产品

安徽宿松程集中学张敏

    一个星期三的晚上,收发室的曹老伯打给我,说我又来了一张汇款单。  第二天,我一到校便去拿,一看是元。曹老伯也笑着说:“又是一个二百五。”虽然是调侃,但我觉得这个“二百五”用得好,便在朋友圈发了条消息:一个二百五的幸福。

本是随意而发,也无多少深意,却不料招来不少是非。甚至有人私底下说,“不就是二百五十块钱吗?这年头哪里搞不到二百五十元呢!”我听到了,也不生气。因为,他们看到的只是副产品。

其实这个块钱,也算得上是无意间获得的。那是去年月份,县教育局来我校开展开学视导工作时,我被“抓壮丁”,上了一节课。记得上的是《别了,不列颠尼亚》。我没有什么准备,也不愿意准备什么。因为,我一向主张上裸课,以展示师生真实的生命状态。一节课下来,学生们在课堂上精彩生成不断;教研员也给予了较高的评价。我便把乘机花了二十分钟写好的教学反思连同教学实录一并发给了华中师范大学《语文教学与研究》杂志。投稿后,就不再关注。他们也没有给予回复。不料,今年月中旬竟收到了杂志社寄来的样刊。一个月后,便又收到了稿费。

说实话,获得稿费真的不是教育教学表达的初衷。况且就是写了,人家未必会采用,当然未必会有稿费。写作,本是一件出自心灵的事情。尤其是教育写作,多数是不会拿去发表的。记录一段故事、引发一点思考、获得一些心得,更多是留给自己看的,是一个自我内化和提升的过程,也是一场关乎个人修为的旅行。

一个教师写一点东西,如果侥幸得以发表,并且获得若干稿费(如我这次所获的元),绝不能看成单纯的数字。它,沉淀着学生的智慧,凝聚着教师本人的思考与表达,还意味着评课者以及编辑老师的认可。当然,或许还能给若干读者朋友们以启迪。从这个意义上说,它不是简单的人民币,而是课堂上的一汪风景,是文字面上或者底下的一段思想碰撞的河流,也是一个教师心里深处荡漾着的幸福浪花。

时下,不少人、尤其是不少教师,把工作仅仅当成赚钱的工具,不给钱就不干事,给多少钱就干多少事儿。在这样一个过分物质化的时代里,我们或许不该苛求每一个教师都不讲经济效益,毕竟大家都生活在烟火的世界里。但同时大家也应该明白,我们教师有些工作或许和金钱无关,譬如教育表达或曰写作。

记得钱梦龙先生说过这样一句话:“一个教师要坚守,使学生终身受益的信念。”要做到这一点,我们每一位教师不仅心中应该有“道德的标尺”,行动中还应该有反思的勇气,成长的愿望与动力。而这一切都与金钱无关。

教育表达或曰写作,即使在客观上会给教师带来金钱利益,这充其量也只是教师成长的副产品。因为,在寂寞的书斋里,一个教师,只有心里守得住宁静,手中高举温暖的火炬,肩上永扛育人的重责,才会真正安心于思考和表达。

                                                  

 

时于听雨斋

 


联系我时请说明是在众趣网上看到的,有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