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趣网 > 读后感

水浒传第十五回读后感

免费发信息   发布时间:2018-03-12   发布者:蓝色双鱼

第十五回 吴学究说三阮撞筹 公孙胜应七星聚义

概括:吴用劝说三阮入伙,发展下线。

公孙胜主动谒见晁盖,加入团伙。

登场:立地太岁阮小二 短命二郎阮小五 活阎罗阮小七 入云龙公孙胜

三阮的外号有创意。水浒好汉穆弘穆春,邹渊邹润的外号有类似之处,而三阮的外号则各自下了功夫,不规则。其实,这三个外号都借鬼神来增长自己的威风。太岁是岁星,凶星。二郎指二郎神。“短命二郎”这个外号似乎很low,其实短命是使人短命的意思,可称呼劫财者。五弟为什么叫二郎?《大宋宣和遗事》是水浒传的雏形,记载短命二郎是阮小二的外号,作者可能在取材过程中把阮小二和阮小五的外号失误弄调换了。

吴用的加入,给水浒传带来许多精彩,多了斗智的戏。小说中神机妙算的军师,更像是一个导演。晁盖等一群业余演员,一个好导演能帮助他们事业起飞。至于公孙胜?梁山首席舞台特技师。

吴用说三阮。吴导演的创业期,不仅要亲自上阵参演,还要发掘演员。吴用能够笼络赳赳武夫。梁山上许多莽汉子,能够听从吴用的调遣,也和这一点有关。三阮和吴用是久别逢故人,情投意合,上一回吴用劝解雷横与刘唐时候,雷横称其为“教授”(敬辞),愿意让吴用做主,和吴用关系也不错。

引用:阮小五道:“如今那官司,一处处动掸便害百姓。但一声下乡村来,倒先把好百姓家养的猪羊鸡鹅,尽都吃了,又要盘缠打发他。如今也好,教这伙人奈何。那捕盗官司的人,那里敢下乡村来。若是那上司官员差他们缉捕人来,都吓得尿屎齐流,怎敢正眼儿看他。”阮小二道:“我虽然不打得大鱼,也省了若干科差。”吴用道:“恁地时,那厮们倒快活。”阮小五道:“他们不怕天,不怕地,不怕官司,论秤分金银,异样穿绸锦,成瓮吃酒,大块吃肉,如何不快活!我们弟兄三个空有一身本事,怎地学得他们。”吴用听了,暗暗地欢喜道:“正好用计了。”

  阮小七又道:“人生一世,草生一秋。我们只管打鱼营生,学得他们过一日也好。”吴用道:“这等人学他做甚么!他做的勾当,不是笞杖五七十的罪犯,空自把一身虎威都撇下。倘或被官司拿住了,也是自做的罪。”阮小二道:“如今该管官司没甚分晓,一片糊突,千万犯了迷天大罪的倒都没事。我弟兄们不能快活,若是但有肯带挈我们的,也去了罢!”阮小五道:“我也常常这般思量:我弟兄三个的本事,又不是不如别人,谁是识我们的。”吴用道:“假如便有识你们的,你们便如何肯去?”阮小七道:“若是有识我们的,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若能勾受用得一日,便死了开眉展眼。”吴用暗地道:“这三个都有意了。我且慢慢地诱他。”吴用又劝他三个吃了两巡酒。

三阮向往水寨。三阮一再长吁短叹,羡慕梁山生活。理由如下:

好处:1梁山论秤分金银,解决当前经济拮据的问题。

2梁山不怕天不怕地,肉山酒海,好不快活。

风险小:3官府无力剿除梁山人。

4位置靠近自家,方便把家小搬运上山。

气性相投,是最重要的因素,借吴用的话,三阮干“私商”买卖,这不仅是不法商贩这么简单,隐含着杀人劫财的勾当。众多军官上梁山前最沉重的心理障碍一关,三阮是没有的。三阮对官府的厌恶深。当时腐败的官府表现为欺压人民的纸老虎,好汉们能煞煞官府的威风,三阮也想过这把瘾。

吴用方面很谨慎。吴用第一桩功劳,显得非常精细。甚至过于精细,显得信不过三阮,而对毛遂自荐的公孙胜就没有这么麻烦。吴用马拉松说三阮,经历三个阶段。

先热场,开party叙旧,拖延时间,借机留宿。

试探阶段:回到自家,酒喝得深了,话也就敞开了。吴用借买鱼之名把话题引到梁山好汉身上。于是三阮纷纷慷慨激昂,愿意进入梁山打家劫舍无限责任公司。

劝诱阶段:吴用先问出三人因为缺乏引荐,仍未投奔梁山。于是抛出晁盖的名目来带头结交他们。然后才坦诚相见,把生辰纲一事说出。

吴用劝说方向有误。吴用一直拿上梁山说事,和他的直接目的劫夺生辰纲是有区别的。上梁山或其他山是公开持久的反抗官府,依靠武力保护自己,生辰纲一案是秘密策划的一次性抢劫,依靠身份不明保护自己,可能还有“干完这桩收手,下半辈子不用愁”的意思。或许可以说吴用有上梁山作为退路的长远战略眼光,不过他就像拿着“管家合同工”的名目去招募“保镖临时工”,不严谨。

(于是,三阮经过政委吴用的发掘和引导,在老大哥晁盖面前,香花灯烛,庄重宣誓加入劫夺生辰纲团伙。)

公孙胜主动加入晁盖一伙。公孙胜是个潇洒的人,富贵对他的意义不那么大(但没有钱就潇洒不起来了)。公孙胜自己的话来说,想要以此结识晁盖,人际关系是更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