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趣网 > 读后感

转载日记读后感2019年07月14日

免费发信息   发布时间:2019-07-15   发布者:楚楚


读柴瑞林日记选

柴瑞林,甘肃庆阳人,妇科主治医师,诗人作家。中国诗词协会会员,世界作家协会中文总部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陕西省作家分会会员,主要作品有诗集、童话集、长篇小说十多部及《柴瑞林文集》(上下册)。

作家柴瑞林是我特别敬重的人,读了她的日记选(见《柴瑞林文集》下册)后更加深了这种感觉。

一,好读书,志竟成

瑞林与文学结缘,有一定的机遇,但也有其必然性。

瑞林出生于甘肃省庆阳县药王洞乡柴家塬。在亲姐妹中她是老大,在堂姐妹中排行老四,人称“柴四小姐”。小时候有人来柴家求亲,柴家推出了柴三与柴四二位小姐,其实只是四五岁不谙世事的幼童。面对来者,柴四极力睁大眼睛,柴三甚至没做出任何反应,她可能对此还不明就里。对方挑了三姑娘,后来老三嫁到乡下这家。幸亏当时没选中四姑娘,若柴四中选,长大了嫁到乡下种地、喂猪、磨豆腐,那就不会有后来的作家和诗人了。

瑞林的父亲受过正规学校的教育,是庆阳县少有的进过洋学堂的书生,但也背负着历史问题的重负,从事教育事业,教书育人,默默奉献一生。瑞林的母亲身体瘦弱,却担起了家中的各项农活,下地、砍柴、挖水渠、修水库,历经了公社化时期的辛劳苦累和文革时期的担惊受怕。尽管有太多的不平和磨难,所幸全家都幸运地等来了改革开放的好时光。

瑞林虽生长在乡村,却是个书香之家。柴家是早在300多年前从天津柴姓中迁徙到庆阳的一支,现今生活中还有许多与天津风俗极其相似。瑞林的外祖父善看风水,熟识经史,属当地有文化的人;父亲是中学语文教师,也是饱学之士。她无论是居自己家,还是居外公家,都有书的时刻熏陶。瑞林在幼小时候已表现出特异的兴趣,在未上学之前已识得许多字,能与外公进行笔谈。她把抄写的唐诗裁成纸条挂在屋子各处,走到哪里都能吟读。因其天资聪慧,父母也着意培养。在当时重男轻女的观念下,父亲毅然送她上学读书,母亲也认定这孩子读书上进能成才,对她寄予了殷切的希望。

瑞林的成长在于她好学上进,自幼爱读书,而且非常地刻苦。在一篇日记中她写道:“记得少年时喜看各类书籍,只要到手,便从头到尾一字不漏地读下去,直到看完最后一页一行一字。掩卷后,把书背面的出版社、印数、发行单位、封面设计人等等都要看得详详细细,才惋惜地放起来,如果以后有空还要再拿来打开重读。”

在另一篇日记中她写道:“记得小学毕业那一年的暑假里,偶然看到父亲放在窗台上一本丁玲《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开始从头到尾读了下去。书的扉页上有丁玲的大照片,下边印着‘荣获斯大林文学三等奖’,这些都使我幼稚心灵里产生了一种特别的向往——我长大了也要像她一样成为一名作家,写很多很多的书给大家读。最为可笑的是读完那本书,我试着写长篇了。于是把我几个富农的舅舅写在里边,把他们在参加高级社时的不爽快写得真真切切,写作速度很可观,暑假没满我的长篇已近尾声。父亲看了说不能把舅舅写成那样,会令他们伤心的。我忍痛将处女稿一火焚之”。

她初中一年级写了一篇文章寄给陕西省《陕西文艺》杂志社,被采用刊登,但是却遭到老师的严厉斥责,原因是她如实地写了一个同学的不良表现。

这件事情不但没有挫伤她,反而使她懂得了文学可以虚构。后来在陇东中学上学时,她的作文往往作为范文,老师拿着在各班讲读。高中毕业,她考入了医专学医,父亲却为她没有能入文学系深造惋惜。不过再后来,由于她顽强地拼搏,终于涉足文坛。她虽然不是专职作家,却取得了比专职作家还要丰硕的成就。

瑞林的成功来自于她的刻苦学习。自幼爱读书,到了工作之后依然是爱书爱读。庆阳县文化馆的藏书和陇东中学图书馆的藏书几乎被她读了个遍,无论古今中外,她读过的书多不胜数,少有人能比。博览群书有助于她缜密思考,她在小说中的构思,对事物的精准观察远比一般人深透,她对客观事物的描述合乎逻辑,都应归功于她的博学善用。

二,爱自然,得天趣

瑞林的文思也来自大自然,源于她对自然的热爱。

瑞林热爱大自然,爱树木、爱花草、爱小鸟、爱小猫……正是把自身融入大自然中,与大自然和谐一致,为她的生活凭添了不少乐趣,为她的创作带来了无尽的源泉。

例如喜鹊的故事。

2003年3月20日记:“在我十一二岁时,全家随父亲工作调动,来到外祖母的家乡。那是个十分美丽的村子。在村的一棵挺拔茂盛的椿树上,住着一对喜鹊,它们的窝巢用小指粗的树枝搭起来,形状如一个大而圆的灯笼。……它们每年都要养育后代。等幼子出来了,它们可辛苦了,来来去去地飞,为孩子们找吃的。我看它们太忙碌太辛苦,便背着母亲,把雪白的馍馍放在树下的墙头凹处,让它们去吃去叼着喂孩子。起初它们胆子小,在树上朝下观看着,喳喳地叫着。我知道它们是怕我哄骗它们上当,便藏起来。等我出来看时,馍馍被它们叨走了。从此以后,一放学我便去喂喜鹊,喜鹊夫妇成了我的朋友。每天,一下学,树上的喜鹊便喳喳地叫,飞在我的头上盘旋,有一次还用爪子抓了一下我的鬓角……”一幅多么美妙的自然画卷!

再如文鸟呼人的故事。

2003年3月29日记

“那只呼叫我名字的鸟儿又回来了,回到大地回春的地方。记得去年这时候,是我写《野马梁》长篇小说的艰苦时节,是它每日六点钟唤我起床,开始写作,对它的呼唤十分感激。那时侯,我从来没有看到它的真面目,也许就是站在窗下电杆上的那麻色的鸟儿,可看到时却没有听到它的呼叫……没想到今年这个时候它又回来了,还在窗下的针叶柏中为家,从那里发出对我的呼唤。它的叫声传奇地呼唤我的名字,这是一种谁也难遇到的巧合,它的叫声肯定从古是这样,只是我一生中直到现在才遇到罢了。我回过头来十分感谢我父亲为我起的这个名字,使我独能听到俊鸟的呼唤:‘作家,瑞林,柴瑞林。’太有趣了。才开始时,我听到这种逼真的呼叫,还不好意思说出来。家人却对我多次说:‘哦,听见了没有?那鸟叫你呢,作家,瑞林,柴瑞林!’家人说那是神鸟……我因为鸟,更因为呼唤我名字的鸟,精神倍感振奋,心情无限愉悦,世界真好,人与鸟儿通灵。”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