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趣网 > 读后感

《飘》读后感——关于友情、亲情与爱情

免费发信息   发布时间:2019-11-28   发布者:Koreyoshi

读了《飘》以后,思绪万分,让人震撼的是小说在高潮中结尾了。白瑞德走了,我们为思嘉和白瑞德没有一个完美的结局而忧伤,媚兰死了,我们为思嘉与媚兰的友谊从此消失无踪迹而惋惜。所谓:“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等到失去了,才痛恨自己没有好好珍惜。”

读到媚兰的死的那一章节的描写,我哭了。媚兰是那么地善良,而上天却没有眷顾他,让她早早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直到媚兰死的时候,思嘉才意识到,媚兰就像她的亲人一样,无时无刻不用她那单薄的身体在保护着她。就像书中所写的:“她明白媚兰长期以来一直是她的剑,是她的盾,是她的安慰,是她的力量”、“思嘉的思绪回到多年以前,在塔拉的那一个酷热、寂静的中午。当时一个蓝军装的尸体倒在地板上,一缕灰色的烟雾在他的上方盘旋,媚兰手持查尔斯的军刀,站在楼梯顶上。她记得当时她心里想的是‘媚兰真蠢,她连把刀也提不动,跑出来干什么?’可是现在她才明白,在紧急关头如果一旦需要,她会毫不迟疑地冲下楼梯,杀掉那北佬——或者自己被杀掉”、“是的,媚兰那天手握军刀,是做好准备为她战斗的……媚兰无时无刻不手持军刀在她身边,跟她形影不离,以盲目热爱的忠诚,为她战斗,为她跟北佬、大火、饥饿、贫穷、舆论,以至于她心爱的亲人而战斗”。

是的,长期以来,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母亲埃伦,仿佛只有媚兰才是那个最爱她的人。就像书中写的:“思嘉想到‘除了母亲以外,她是唯一真心爱她的人’”、“忽然间,她仿佛觉得那躺在关着的房门里面的人就是埃伦,她是第二次离开这个世界。”是的,媚兰是那么地爱着她、信任她,她明白,这么多年以来,媚兰是她唯一的女友,同时,她也是那么地爱着她,她思嘉实在太需要她了。

媚兰死了,艾希礼失去了主心骨,就像一个孩子,畏首畏尾,与其这样说,还不如说他艾希礼一直是那样,就像他自己说的:“我是属于哪个旧时代的……我不属于这个疯狂的杀戮的现在,恐怕无论我怎么努力,也无法适应这样的生活。”他既拿不出面对生活的勇气,又想不出好的办法来度过难关,只好在虚幻的回忆中逃避着现实,在失落和痛苦中萎靡不振。这跟思嘉形成鲜明的对比。直到那时,思嘉才明白,她不爱他,她爱的只是……就像思嘉想的:“他根本并不真正存在,只是存在于我的想象之中,我爱的是我自己虚构的东西,它现在跟媚利一样没有生命。我做了一套漂亮的外衣,我爱上了它。艾希礼骑马走过来,他那么漂亮,那么出众,我把那套外衣穿在他身上,不管对他是不是合身。而且我也不管看到他到底是什么样子。我始终爱着那套漂亮的外衣——根本没有爱他。”她思嘉失去了一个恋人,得到了另一个孩子,在媚兰的嘱托下。

当她慌乱、当她迷茫,她怀着这份孤独出逃了,在那迷雾中,在过去上百次的梦魇中,她都在这样的浓雾中奔逃,她逃着、逃着……她眼前出现了灯光,那是自家的灯光,她忽然想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爱她的人、仅剩的爱她的那一个人——白瑞德。她想了许久,想了许多想要对白瑞德所要说的话,她明白多年来,白瑞德对她的爱就像一堵坚固的石壁在支持着她,就像媚兰的爱在支持着她一样。她爱他,爱他这个无赖,爱他这个流氓,爱他这个无所顾忌,爱他不爱讲荣誉……

回想往事,第一次,在十二橡树,思嘉向艾希礼告白,在遭到拒绝时的那个窘样,在只有一人看见的情况下,白瑞德却为她保住了秘密。

在思嘉穿黑丧服奇服丧期间,她那爱美的天性使得她反感那丧服、那装束以及一切是她不能自由的……,这时,只有白瑞德看穿了她的心思,并以募捐的名义,邀请她跳第一支舞,打开了她沉闷的心,打开了没有自由的拘束的局面。此后,他并以各种理由拜访皮特姑妈家,为的是能经常见到她。

在亚特兰大陷落时,他冒着被抓、被枪击的危险,去给思嘉偷来那只半死不活的马,战火峰飞的境况下,冒着生命的危险送思嘉逃出亚特兰大城。正如思嘉所想的:“亚特兰大陷落的那个晚上,他半途上把我扔下,那是因为他知道我不会有什么危险。他知道我自有办法。”随后,他服役了。

直到再次见到思嘉,她向他求助时,他身陷囹圄,不能为她解困,无奈只能以嘲讽的语气跟她不断地开玩笑,结束他们的谈话。正如思嘉所想的:“那回在北佬的营房里我找他借钱,他说要我付出代价,其实他并不是真的要我的身子,不过是逗逗我罢了。”

出狱后,他又迫不及待地找到思嘉,希望自己还能为时不晚帮助他,只可是,她已再嫁为人妇。他不方便打搅她的生活,只是在背后默默地关心着她。当思嘉想开启自己的事业,谋求自己的钱财时,他又毫不吝啬地伸出援手,给她以莫大的经济援助,使她开始了她日益奋进的事业。

后来,弗兰克·肯尼迪——思嘉的第二任丈夫死了。他急忙向她告白,他希望这次他不要错过。于是他们结婚了。婚后,他们过了相当长一段幸福的蜜月时光。不久,她怀孕了,她生下了她和白瑞德的第一个孩子——邦尼。本以为日子就可以这样幸福地过着。然而,思嘉的任性、执拗,使她对艾希礼任难忘却,她误以为艾希礼不远看到她怀孕的丑陋的样子。所以,她决定,她再也不生孩子,同时,还对白瑞德放出狠话,叫他永远不要进她的房间。恕不知,这很大程度上伤害了一个男人的心,一个爱他的男人的心,更是一个她丈夫的心。

在媚兰为艾希礼布置茶会时,她与艾希礼的事暴露无遗。他羞愧难当,不敢见人。白瑞德,对她没有太过的责怪,只是为她难过,为她为艾希礼的那份永远得不到的感情而惋惜。可是爱的力量使他不忍对她动粗。正如她感悟到的:“媚兰举行茶会的那个晚上,白瑞德本该可以扭断我的脖子的。”

思嘉想“白瑞德可从来没叫我吃过亏。他一直真心爱着我,可是我对他太刻薄了。我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他的感情,他的自尊心太强,始终不肯流露出来。邦尼死的时候——哦,我怎么能那样?”于是她满怀信心地回到了家。

然而,白瑞德坐在那餐厅里,出奇地平静,他不想和她交谈,可是,这次,她没有为了所谓的自尊和高傲而离开,而是在白瑞德千方百计堵她的话时她毅然决然将她自己的心意、心里话说给了他。但是,白瑞德并没有惊奇,也没有惊喜,而是平静地告诉她,他对她的爱已经消失了。当读到这里,我为他们惋惜,好不容易一切尘埃落定,却又是这种结局。或许,正如白瑞德所说,他的爱被艾希礼和思嘉那没有理智的执拗给弄消失了。是的,思嘉一度沉迷于艾希礼那幻想中的爱,无情地伤害了白瑞德一直付出的感情。她一直觉得这世界上的男人都应该为她的美丽而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而她对他们则可以一一忽视。然而,现在,她明白,她并不爱艾希礼,她真真正正爱的是白瑞德,可是这个男人却要离她远去了。这是多么地荒诞,多么地滑稽,人生,是多么地变幻无常。或许,真的如白瑞德所说。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