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趣网 > 读后感

也说喝茶(一首诗的读后感)

免费发信息   发布时间:2020-03-25   发布者:嫣
在静明园喝茶 晓吾


茶叶是青丝带的

正山小种,金骏眉,铁观音,大红袍

别致的名倒是记住了

哪一种我都分辨不出味道

盈盈的纤指如兰

每打开一个小茶包

便打开一份香

一股子生气

一种联想

我们打江南的烟雨里穿过

从彩云之南

神游到天山之北

最后回到茶水杯边

凝视这琥珀一般的液体渐渐深似残阳

又渐渐转淡

如东方一抹鱼肚白

是昭示终结还是预示开始

夜渐渐深沉

茶越喝越清醒

现实中的酸甜苦辣都涌向杯边

说什么呢,逝者如斯空发感叹?

愤世嫉俗人云亦云?

什么言语在茶面前,都显得肤浅

只得将青花瓷杯碰得清响

喝茶,喝茶!

一些叹息便随着茶水,在口舌间辗转,缠绵

最后深深咽下


摆在眼前的是一首诗。相对于黑鸦鸦一片占满整个页面的散文体,你不得不对诗这种文体刮目相看,它不那么贪婪、霸道,留有足够的空白之处和回旋余地。你看它的体型,苗条袅娜,错落有致,煞是好看。如果你号称阅人无数,或者喜欢文字,那么不妨来读诗吧。

首先,让我们来看诗的题目,《在静明园喝茶》。说起茶,令人想到的是中国古以有之的茶文化,茶也好,酒也罢,都是供人消费的玩意,一旦沾上文化这门亲,学问就大了,如果不扎扎实实啃个十多本关于茶的专著,并多年沉湎其间,是没有资格谈茶论道的。但提起“茶”,我倒还有得一说。尽管小时候从未见过茶,甚至听都没有听说过这东西,只要家里来了不速之客,妈妈就会吩咐,“快去倒茶”,以示热情好客。“茶”就是白开水,烧开后摊冷的水就是凉茶。我们平常喝缸里的凉水,家里的“茶”,即暖壶里的热水是留着待客用的。不像现在,有这么多真正的茶。

有人喜欢在办公室或者家里喝茶,独自消磨时光。和朋友一起喝茶聊天,必是一种放松和享受,值得践约而至。可能下班之前接了一个电话:

“晚饭后来静明园喝茶吧,上等的好茶”,君子之交淡如水嘛,答应得一定很爽快:

“好的好的,一定来”。如果说到某某地方来喝酒,搪塞推辞也不一定。

“静明园”这三个字乍看吓一跳,这可是皇家园林啊,和圆明园一样,虽然同遭兵燓,后者至今仍为废墟,但静明园要幸运得多,终得以修楫,仍不失为清静幽雅的御用行宫。不过,此“静明园”非彼静明园也,它位于内省的一个小城,离广场和长荆公园不远。记得有次驾车从门前过,就疑心这是个闹中取静的茶室,只是从未进去过。被诗人晓吾捷足先登了,“人约黄昏后”。但愿室内安静又明亮,古筝一曲,茶香缥缈。

“茶叶是青丝带的”,诗的开头直接,明了。定调高低恰当。多少有点感恩的意思,不然,你喝了半夜的茶,谁的茶都不知道,这怎么解释呢。“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诗仙李白在盛唐时由衷的感慨,转眼一千多年就过去了,所以并不显得有多么夸张。“青丝”应该是个女子的笔名,什么人会取这样的雅号?什么样的才女?有着怎样闲静雅致的情怀?她咏叹流逝的光阴吗?她珍惜人间的情谊吗?她和谁惺惺相惜?没有答案也不要紧,关键是她的笔名,给这首诗定了基调,做了诗眼,平和,舒缓,意味深长,这首诗才不会蒙你。

第二行涉及那么多那么别致的茶名,它们各有出处,来自云南、福建、浙江等地,甚至还有新疆。中国产茶的地方很多,大江南北跑个遍,像个茶叶采购商,诗人晓吾倒是谦虚有加:“哪一种我都分辨不出味道”,哪你带一帮随从(读者)到处跑,到处游山玩水?算了,这份操劳就免了吧,你还是坐下来,“最后回到茶水杯边”,这就对了呀,约你来喝茶,不是让你来神州游的。

“凝视这琥珀一般的液体渐渐深似残阳”,看好了,如兰纤指拆开锡箔,将茶叶倒入杯中,充入开水,一股暗香随雾气袅袅而出。滚水焚心,最煎熬的前奏。此时,玩笑一番,聊上几句,或者趁机冥想一会,想那江南杏花烟雨笼罩的青葱茶山,薄雾缭绕,打湿了采茶人的斗笠发什么呆呀,茶泡好了,享用吧。我们每经过的一天,一天又一天,形似薄薄的叶片,在如水时光里卷曲、舒展、沉浮,有时刻骨铭心,有时寡淡。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