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趣网 > 观后感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观后感

免费发信息   发布时间:2020-03-19   发布者:Koreyoshi

瞧着镜中的自己,红肿的眼皮,微深的眼袋,额头、鼻头和嘴边零星点痘,以及满头自然蜷曲的短发披散到肩头,活像一个大难之中,已被扒去三层皮的幸存者。

这两日好像有亿年之久。直到我抹了把脸,洗了双手,打开紧闭的铝合金窗时,窗外的新鲜空气从纱窗透进来,我深吸了一口,才发觉此刻是此刻。所幸今天的天不是特别的冷,南方乍暖还寒时候温度也有十几。窗外蓝天白面,只不过太阳被层层白云挡住了而已,照不进西边的房间。

一直以来,我不愿自己浸入虚构世界太久,主要因为耗神,神思是现实世界的资源,我的主力还在于现实世界。神思的损耗一为投入虚构世界,二为从虚构世界走出来的刹那,也就是转化的过程,实为恍惚、痛苦,三是我新近才想明白:浸入的虚构世界始终是别人的。我在现实与虚构之间游走,为什么人类的情绪可以为文字、画面而波动?

我明白中国文化起源异于西方,中国历时最长的便是王朝更迭历史,大家心中提起古代便是“君臣”“父子”等人伦关系。朝廷是权谋,是男子的斗争场所,女子的勾心斗角便只限于深宫内院之中。一部《琅琊榜》说尽男子权谋,位居上首,一部《甄嬛传》说尽女子宫斗,次之,而《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是为宅斗,次第之。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人际关系之中,而这关系无非敌对/竞争和睦邻/合作两种。在无数个虚拟世界当中,总有一个假想敌,等待着正义的一方去剿灭邪恶的一方。那么,“正义”究竟是什么?正义守护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值不值得去守护?当这些疑问升起的时候,我常常将当下的眼光和标准代入,觉得所谓正义根本是世代建构的虚无而已,放到如今不值一提。

我想起现代人常说的一句话:优秀的能力很重要,交到拥有优秀能力的人更为重要。所谓“君臣”不过是社会演变过程之中较为严密的人际维系手段,君主以上天的名义网罗天下人才,设计更为严苛的制度筛选出英才,采用最为严密的思想体系以控制最为出色的英才,以为臣。以此推之,所谓“天下大义”,所属、忠于的是一个人、一个建构的位子,还是设计的制度体系,亦或是与你同站一边的人群?“天下”何义?“国家”所指?天道大义又谓之?人类为这些非实体的概念,至少是中华民族牵动万千,及至今,我听到“我长林男儿忠君爱国在所不辞”仍会血涌不止。我明白这是我血液里的东西,在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上历经千年,这一冲动已是一种后天的本能。我将其放置到当时的时代背景,敬仰他们是一批忠于自己信仰的战士。但是我,现在的我信仰什么?居身何处?“长林风骨”对于现在来说又有什么启示和内涵?

“长林之重,非在权位,非在富贵,而在于保家卫国。”这是他们的信仰,比起一般的权力之争、荣华之争,有人会说这一种高级。同是目的,人生在世总要以具体的方式生存和度过。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的目的非显性,而是隐性的求声名。这样一种方式告诉后人什么呢?如此这般,社会才会良性循环下去。人类智慧,其间不乏通透者,有人选择辛苦,为后世留发展,有人选择放纵,存一时便是一世的快乐。

我呢?作为一个普通的人。

原来,“琅琊山”是雁荡山。好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