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趣网 > 心情随笔

【转载】我的父亲袁克文(袁家缉)

有奖征文网   发布时间:2016-10-25   发布者:江南采莲



袁家缉先生是袁世凯次子袁克文先生的四子,国际著名高能物理学家袁家骝先生同父异母兄

(袁家骝的母亲是“薛丽清”,袁家缉的母亲是于佩文)。从1978年至1998年, 连任天津市政

协委员。现年77岁,已退休,寓居天津。2005年5月接受采访时,精神钁铄,思维敏捷,谈起他父

亲袁克文传奇的一生,心情仍激动不已。

我的父亲袁克文,字豹岑,别署“寒云”、“仲燕”。1890年7月出生于朝鲜(今韩国)汉城。

他是我祖父袁世凯宠爱的儿子,可是我父亲的喜爱和追求,却与我祖父大相径庭。因为我父亲不

喜欢政治。


袁克文《独艳》纸本座屏

父亲是天赋聪颖、风流倜傥的文人。民国初年,京津沪的上层人士把当时具有传奇色彩的豪

门子弟统称为“四大公子”,除我父亲外,还有张学良、清皇室王爷溥侗和才华卓著的张伯驹。

父亲有着深厚的文学底蕴,人称“袁门子建”(像三国时期曹植曹子建一样才华横溢)。尤其在

诗词楹联方面,造诣很高。父亲读书博闻强记,过目成诵。据母亲说,他在十五岁时作赋填词已

经裴然可观。父亲用富瞻的文采填词作诗自娱,特别是即席集联,都能信手拈来。如1930年岁末

冬夜,在开明戏院义演后,他到“霭兰室”饮酒作书。当时彤云密布,飞雪漫无边际,室内炉暖

灯明,一案置酒置笔墨。我父亲右手握笔,左手执盏,即席赋《踏莎行》一词。这“霭兰室”是

艺妓馆的名字,父亲填词时,红袖研墨伸纸,添香助兴,《踏莎行》一气呵成。如有艺妓求取嵌

字联,几乎都是立等可取。一次在青楼, 有雪琴、秋芳二人求联,父亲立成两联,给雪琴的是“高

山流水, 阳春白雪”;赠秋芳的是“秋兰为佩, 芳草如茵”, 把她们的名字非常巧妙地嵌入了联

语中。父亲那首著名的讽谕我爷爷不要称帝的《感遇》诗,就是他和薛丽清游颐和园泛舟昆明湖

时有感而作。


袁克文书联金陵天渡楼收藏

父亲依托深厚的文学底子, 练就了一手好书法, 在国内是很知名的。他主张书法要从篆书练

起,所以他的篆书写得最好,也写颜体。习帖,他不是死学硬仿,是在学颜的基础上有发展,有

创新,写出字来独具特色。他写字有“三绝”。一是不伏在桌面上写,而是令侍者各提纸的一端,

饱蘸香墨,悬腕挥毫写于纸上,笔力遒劲刚健而纸却不污不破。围观者无不拍手称绝。二是他抓

笔书写。他有一支大笔,笔杆长约一米五,笔头有五十公分,把纸铺在门外胡同的地上,用双手

抓笔站在纸上写。笔大如椽,运笔挥洒自如。其三是躺在床上仰着写小楷,左手拿着纸,右手拿

着笔,就这样躺着写。写出的蝇头小楷,一笔一画,一丝不苟,纸面无污,字体工整清秀。像他

的日记,就是晚上躺在床上写的,我母亲说,他把每天的生活起居、日间趣闻、文友诗会以及生

活中的感受都记下来,多年如一日,从不辍笔。后来出版的时候,总的名字就叫《寒云日记》。

他这些日记,有的就是躺在床上“仰”书的,装订成了十余册。据我母亲和大嫂说,当时张学良

将军保存有几册,其余散失,现流传的只有两种,我保存有一部丙寅、丁卯日记,是1998年江苏

广陵古籍刻印社按照原佩双印斋本影印的。

父亲的书法艺术在十八岁时已臻成熟,享誉京津沪。当时京津沪上层人士甚至连普通市民向

我父亲求字者颇多。如大华饭店的老板说:“寒云先生,我向您求几个字”,他当即就为这家饭店

写了“满足清净”四个字,落款“乙巳三月题贻大华饭店,寒云”。求字的人有求书写中堂的,有

求书写对联的,扇面的。京津沪有些书画报刊、杂志也刊登我父亲的书法墨迹,如《北洋画报》。

后来家道衰落,经济拮据,生活困难,我父亲就以卖字弥补经济匮乏。他卖字价格不一,有

以幅论价,有以字论价。就这样,求字者亦很多。有的先交润笔费,候等取字。

我父亲还有一种爱好,就是酷爱收藏古玩,如古善本书、玉(征集网)器、雕刻、钱币、印玺、书画、

砚台、邮票等。只要是他所爱,不论价钱多少,都要收买,真是挥金如土。就拿钱币来说,各国

的钱币(硬币)他都收藏。我记得他收藏有一个小国家十八世纪的一种钱币,我小时候给了我一

块,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国家十八世纪的钱币,可惜我没有保留住,不慎遗失了。他所收藏的古

玩,都分类装在一个偌大的“库”里。他还在《寒云日记》中,把喜爱的古玩图样画出来。

父亲也喜欢集邮,各国的邮票都有。这在我们国家算得是一宝。不过这些古玩、邮票现在已

不复存,后因生活之计,渐渐地都卖掉了。

父亲一生最大的爱好就是戏剧。他不是一般的喜欢,而是如痴如醉。尤其是昆曲、京剧,能

清唱,能彩唱,经常登台演出。在京津沪一带是出名的票友,经常客串与名家登台演出。他的演

出很受观众喜爱,如果剧院挂牌(即海报)有“寒云主人”和“红豆馆主”客串演出时,剧院场场

客满,座无虚席。



我父亲交友多为戏剧界名家,从不与政界人物往来。如京剧界老前辈、著名丑角表演艺术家

肖长华先生(京剧“四大名旦”之师),我父亲向他学习“丑”角。父亲和四大名旦梅兰芳、程砚

秋、荀慧生、尚小云都合作过,还有姜妙香、杨小楼、孙菊仙、程继先,著名老生艺术家有余叔

岩、谭鑫培、杨宝森等。南方昆曲名家俞振飞先生与我父亲交情深厚,尤其荀慧生与我父亲的感

情更是亲密。我父亲经常和这些艺术家在一起切磋技艺,还帮助他们学文化,探讨剧中人物的性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转载】我的父亲袁克文(袁家缉)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转载】我的父亲袁克文(袁家缉)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