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众趣网,注册会员,立即与网友一起分享你的兴趣和快乐吧! 注册会员  |  会员登录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心情随笔

我生命里的那些人(0)

发布时间: 2016-10-30    作者:Koreyoshi
最近想了很多事情,也有很多的感慨。对自己,对世界,对过去,对未来,有些想法一直都存在,而有些是新鲜的东西。怀孕生宝宝的一年多里我几乎什么都没有写过,甚至连宝宝的日记也一篇没记,但也没觉得什么遗憾,因为从一开始我都希望我和我的孩子都不要成为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有我的人生,他也有他的人生,我们是这世界上最亲密的人,但也是彼此独立的人。
不过可能是因为宝宝的到来,感觉自己的人生有了很明显的分界线,所以想写写东西留下以前的回忆。然后写着写着我发现,我的每段故事都有无可替代的人在身边,他们才是我记忆中最重要的那一抹色彩。所以我更要写的是我和他们的故事。
还有一个让我想记录过去的一切的原因,就是害怕遗忘。因为我发现很多人的模样我已经记不清了,很多事情已经只剩模糊的影子。我本是个恋旧的人,不想因为记忆的褪色而遗憾。当然这不代表我想活在过去,只是一种纪念而已。而且,将自己的经历写下来也很有趣,不是吗?
故事的源头: 1989年5月29日晚上9点34分,带着爹娘的企盼我来到了这个世界,看着我老爹老娘现在对我还十分溺爱的样子,我想我的到来对他们来说一定是幸福的。
五岁以前的记忆还有些零星的碎片,比如我站在桌子底下大声哭喊要吃肉,比如妈妈教我认识小鸭子,还有被另外的小朋友无理的抢了心爱的杯子。
我记忆深浅的程度大概是以我们搬得三次家为分割线的,最开始在“新楼”,后面在姥姥家住了一段时间,再后来搬去“小学院”,“小学院”的房子是我在故乡最后的家,那里拆掉以后就只剩下爸爸家和妈妈家。
上面的那些碎片都是在“新楼”的时候,也是在那会儿我第一次遇到年少时代最好的朋友之一。那时她还叫曹婓,个子也比我高,虽然只大了我几个月,俨然一副姐姐的模样,只是多年以后我们的角色似乎发生了对调,再后来我才发现那可能只是我自己的臆想而已。这些到了她的篇章,我再细表。
姥姥家的那段日子里,可能有两三岁吧,我开始能清楚的认识其他的人,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对我生命影响最重要的三个人开始进入的我记忆直到现在都未曾淡去也无法淡去,他们就是我的父母和我的姥姥。
这样,接着就来讲我老爹和老娘的故事:首先,他们的婚姻肯定是失败的,离婚这一结果就是最好的证明。我记忆中还在姥姥家住的时候,就有我老娘半夜拉着我出去找我老爹的片段,可见他俩的婚姻在还没到七年之痒的时候就已经风雨飘摇了,再到搬去”小学院“,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片段就更是被那些狂风暴雨侵蚀的所剩无几。
这里不得不提我最后的家——“小学院”,顾名思义,那里的房子是一所小学改的,我爹当时在厂里还有那么一点小人脉,因此我家占了最大的班主任办公室,并且把家门口一块地改成了篮球场,只是我们并未因此享受到什么随时锻炼的便利,反而是被那些随时锻炼来打球的臭小子吵得日日不得安生。甚至在球篮被邻居拆了以后,他们仍会乐此不疲的在凌晨就开始砸篮板。而我爹的这个决定也让我娘嫌弃了很多年。不过即使这样,“小学院”曾是我心灵的港湾,是我天不怕地不怕的一切支撑。
回到主角这里,我爹娘的家庭战争也堪比大片一部。打嘴仗,砸盘子之类的并不稀奇。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有两件事:
第一件是大概我六岁左右的时候,我爹娘协议好离婚事宜,总来说就是和平分手,我归我娘,我爹给抚养费。但是就在要去办手续的前夕,我爹似乎突然觉得他离不开我,遂连夜将我偷偷运回了一百五十公里外的奶奶家,并告诉我以后要在奶奶家上小学。 当然我对他俩协议离婚的事情一无所知,并且对于要换新的环境还跃跃欲试,我甚至跑去奶奶家旁边的小学演练了一番国旗下演讲以应对未可知的学校对转校生的苛刻要求。 情节就在此时反转,我娘突然驾到,二话不说就把我塞上了一辆车,司机连火都没熄过,载着我又回到了自己的家。当时的我对此只当是在奶奶家度了个小假期,直到很多年以后大姑告诉了我当时的个中情况,我才知道他们在那么多年前就已无法忍受对方,而对我的抢夺也是如火如荼。 但我不能理解的是,他们两人在这件事之后竟然相安无事的再次过起了正常的生活,甚至我差点还有了个小弟弟或者妹妹。
第二件事是他们第二次离婚,这次也是真的离婚。两人动作之迅速之隐秘是我始料未及的。 大一的时候我申请留学,两人在齐心协力把我从北京送上飞机后火速回家办了离婚手续。又因为我留学的国家是远在对面半球的古巴,通讯受限,因此对他们离婚的事情一无所知。 不可思议的是在我暑假回去之后,他们两个人竟然再次演起了夫妻,一起吃饭,睡觉,是不是还拌个嘴,甚至让我养了一条狗,仿佛离婚从未发生过一样。直到十几天后我姥姨戳穿了一切,让赤裸裸的现实最终摆到了我的面前。 我现在依然清楚记得自己当时的反应,没有电视剧里那种震惊和情绪崩坏,只是不到一秒中眼泪就哗哗的流,我甚至说不上难过或者心痛,但就是控制不住那泪水。
不过,后来的我甚是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两次闹剧。因为他们两个都太爱我,所以一直在忍耐,躲避,想尽一切办法将对我的伤害降到最低。他们不想我的童年淹于一片阴霾之中,所以一直妥协到我上了大学,妥协到了我20岁,仿佛我已经足够坚强的去承受这一切。 在这一点上,我很感激我的父母为我做的牺牲,只是即使我20岁了,家庭的破碎对我的打击和伤害都是深入骨髓的。因为接下来的两年我都不能很好的调节自己的心情,我选择用酒精麻痹自己,可是(医院招聘)每次喝醉的时候想到最多的就是爸妈离婚,我没有了家。我和另一个失去父亲的同学坐在厕所里边吐边哭的过往还是历历在目,真的好狼狈。
庆幸的是我最终还是走出来了,他们两人也各自找到了新的归宿,而我也可以毫无顾忌的贪婪的享受分别来自老爹和老娘的爱。愿他们后半生各自安好!
我爹娘的离婚故事就此结束,后面我还想分别讲讲他们两个人,顺便讲讲我对我家乡的爱与恨。

众趣网是一个以分享兴趣、经验为内容的免费信息发布网站,内容包括与大众生活相关的创作学习、健康医疗、生活杂谈及休闲娱乐等各类信息。

信息来源:众趣网,本文章地址:http://www.zhongqu5.com/html/15956.html


最近更新
你可能感兴趣的
最新揭晓
总推荐榜
栏目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