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众趣网,注册会员,立即与网友一起分享你的兴趣和快乐吧! 注册会员  |  会员登录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心情随笔

重返绿色丛林——大熊猫祥祥回归纪实:2003年8月11日星期一,第35天

发布时间: 2016-11-15    作者:吃饱了晒太阳的猪
据说今天我们部门要开会。余光中能从开会中找出乐子,我却只能噤若寒蝉。后汉书说:“见礼上宾,而知善不荐,闻恶无言,隐情惜己,自同寒蝉,此罪人也。”当今社会岂是古人可以臆测的?更加有趣啊! 但一觉醒来依旧是七点二十,看来习惯了,想来开会也不用这么早,我最好还是呆在床上磨磨蹭蹭一阵子为妙。 但实在睡不着觉了,于是抓了本书准备研究一下,迷迷糊糊地看见了一行字:“向灵魂投毒是比较高级的谋杀,虽然在法律上构不成证据。” 我大惊,赶紧揉揉眼往下看:“他搭车于当日下午抵达山海关,并在最后一班归程车开走以后,独自在站台徘徊了几个小时,并沿着铁路朝郭家营方向走。天色渐暗之际,一列火车缓慢地走过来。他让到一边,然后从列车的中段钻入,顿时被车轮碾成两截。” 这下我睡意真的是全无了,一骨碌爬起来,返回封面:《漂泊——边缘人采访录》,老威著。这本书被称为“中国新闻史上从未有过的采访”,封底上面写着:“对外国人,它或许只是一部了解中国社会的一部资料集,但对于我们,它就是与我们血肉相凝的一种不该忘却的存在。”老威是谁我倒不是很在乎,但这本书我觉得不错,关注社会底层,平实质朴,有多少人注意这个存在? 新出现了“弱势群体”这个词,我想很多人都在这无形的抽象的词语中苦苦挣扎。 这本书我真的不应该看,完全影响了我的心情。
九点钟准时进入办公室,但却被告知会议延期,可能是星期二。 我没有言语。 我倒是想念山上的祥祥,或许他的忧愁不会表现在他的脸上,而我大多数时候却把喜怒哀乐表现在脸上。祥祥或许是快乐的,他有那么多人关心,可能肚子现在还挨着饿,但他有一种解脱的穷开心。 这种欲望促使我迫切地想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不管是他在笑,还是在哭。 请办公室帮我要了个车,赶紧一溜烟下到核桃坪。 顾不上大雨,下车后直接往山上奔。
途中遇到了东东,我们一块儿往山上走。 到了山上,才发觉令人尴尬的是他们在圈内锁上了门,我们没有办法进入放养圈里。 四下里看了看,决定采取飞檐走壁的功夫,不从正路入城,而越墙而过。但实际上这种操作比较困难,我的体型与金丝猴相当,但并没有猴族的矫健和机灵。我把伞扔进去之后只能慢慢攀爬,动作形如蜗牛或者泥牛过墙。 然后东东把钥匙递给我,打开门得以入内。 祥祥会怎样呢? 雨还在下,却已无声无息。 不用猜疑,祥祥一定在Ae区。
当我打着伞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居然一阵欢呼:“哈!伟哥,我们还以为你老不来了呢!” “想念你们所有人啊,怎能不来?”我笑着说。 “你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小贵子说。 “岂止一日?半日不见,如三秋兮也!”我笑了:“情况怎么样?” “你小子,粪便已经快收完了!”杰帅说:“该给你留一点!” “没问题!”我正说着,睹见祥祥慢慢朝我摸过来了。 祥祥经过杰帅身边的时候,没有停步,杰帅拍拍他的头:“阿祥,快去,你李叔叔来了!” 祥祥像听他话似的径直朝我走来。 “去去,别过来!”我赶紧退了一步,把手伸给祥祥看:“祥祥乖,我这里可没有吃的。” 祥祥走到我面前,以一种小孩子的单纯神情看着我,我知道他是索要吃的,但我怎么会有吃的给他?赶紧把他吃剩的枯竹节塞了一节到他嘴里:“乖,就这个了,还不到开午饭的时间。”

祥祥不屑地把这节枯竹子给吐了,失望地又看看我,转身坐了下来,开始找竹子吃。 我肯定是一幅爱莫能助的样子。 周哥和小宋完成了他俩的工作,走了上来:“尽量离猫远一点。” 我冲周哥做了个鬼脸:“没有问题的啦!” 东东凑上前去仔细翻阅海迪的观察笔记,然后询问祥祥这几天的情况。“几天没上山了。”他说:“祥祥的所以状况就只能从你们的笔记中去探询。” 杰帅一阵呵呵:“当然啰,你们是可来可不来嘛!” 小贵子也说:“是啊,照这个样子,你们一个星期来一次也就差不多了。” 东东充耳未闻一点也不生气,照常做他的观察笔记一言不发。
十一点的时候,周哥、小宋还有东东下山去了,我看猫在Ae5区,估计今天应该较为容易唤他回去,就拎上粪便先行归去。 但实际上,等我做好饭,在笔记本上面写日记搞得昏天黑地的时候,他们居然还没有回来。我想起走的时候,祥祥靠在围栏边,像人一样站起来抓着钢丝走路的滑稽情形,无论如何也不敢想像他根本是八台大轿也请不动的瘟神。 快十二点半,海迪一阵风一样卷进小木屋:“赶快,秤!” 他抱上电子秤主机一阵风一样卷了出去。 等所有人回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叫:“累惨了!”

小贵子几乎不说话,杰帅嘻嘻哈哈的,毕竟他是退伍军人,身上的肌肉像牛犊子的肉一块一块的,跳来跳去像个永动机,嘴里叫着累,但实际上还笑得出来,但小浩子和海迪我们这群排骨一族根本就笑不出来,只剩下喘气的分了。 “今天多重?”我问海迪。 “61.2。”他随口说道。 “又减了?”我自言自语道。 “应该没有!”小贵子说:“他还是那样嘛。”
吃完饭,杰帅把两张凳子一拼,然后往上面一倒,也不管衣服有多湿,立即夸张地响起了鼾声,当然这不是真的。 “小心感冒!”我提醒道。 “他没事的。”小贵子说:“昨天我们回来,连内裤都湿透了,他照样倒下就睡。” “你呢?”我问。 “只有坐着罢,我这么瘦怎能跟他比?”小贵子说话的时候上下眼皮似乎在打着架,估计是困了,他歪在椅子上好像睡着了。 海迪把湿湿的雨衣往地板上一铺,也倒了下去。 我合上笔记本,轻轻叹了一口气,怜惜地看着这群年轻人。
八月秋风渐渐凉啊,今天中午最高温度也只有9度,外面仍是丝丝的雨,湿度指针竟然夸张地超过了100%,真不知是不是应该记做200%。 我们身上普遍穿得不多,加上被雨淋湿,越发感觉冷了,几乎所有人都是怒发冲冠,寒毛倒竖,外面啪嗒啪嗒地掉着叶子,让人惊叹这立秋的厉害。但古人不是说还要晒二十四个秋老虎么?意思是说还有二十四天热得像老虎一样凶恶的日子,现在看来是没有了,这雨把秋老虎是给淋跑了。 我起身关上所有窗户,蹑手蹑脚退回凳子上迷着眼小憩,小宋上山来的时候,她打开门,神情十分惊讶,我赶紧嘘了她一声,别吵着了大家。 但实际上现在大家比较自觉,还是赶快爬起来了,伸懒腰的,打呵欠的,揉眼睛的,千姿百态,小宋又开始笑:“不用这么夸张啊,今天就我一人上山!” “不管谁上山,工作得做啊!”我说。 “这样,”小宋笑着:“你们先收拾一下,我先去圈里,呆会儿你们再来。”

众趣网是一个以分享兴趣、经验为内容的免费信息发布网站,内容包括与大众生活相关的创作学习、健康医疗、生活杂谈及休闲娱乐等各类信息。

信息来源:众趣网,本文章地址:http://www.zhongqu5.com/html/16479.html


最近更新
你可能感兴趣的
最新揭晓
总推荐榜
栏目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