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趣网 > 心情随笔

捕鱼的喜悦

有奖征文网   发布时间:2017-02-16   发布者:往日随风

关于社会考察的旧日记·捕鱼的喜悦

沈谈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九 星期二

喜则气缓,待歇下、涤去思虑,感觉全身通泰。这是上午的心旷神怡。心上清闲。于这卸下思虑,静听四周天地入耳的乐音,有喜庆的唢喇声,却有一种隐约的柴油机轰鸣,不知在那里?

弟弟在门旁的藤木制就的椅子上坐下开始给父亲打电话。有些话因为手机的听筒传音不太好,对方没听见,只好重复,又有点不耐烦地讲。只听末了他们在说河道采沙的事儿,我就明白了这由隐约而听得真切的柴油机的轰鸣声,那显然是清淤船已经靠近河边我家的土地那段作业了。

老早就听家人说:那块闲地儿将来是要留着备作打猪圈扩大养殖的用地。谁知清淤船现在已经河道采沙经过这儿,万一要是将土地采空了,塌陷了,那该怎么办?在弟弟与家父的通话的提醒下,我问过邻居,信步走到河边,果然见一条大铁船装有柴油机等河道采沙的一应设备,往船上,经柴油机汲上来的水往船下漫流着,而浑浊的水经滤网筛过一道即是成沙,而留在船舱里了。

踢着河坎里的枯死蒿草的遗体,我撅了一段,就开始和他好说歹说,好话说尽了,他仍在那里磨蹭着恋恋不舍。他是涎皮赖脸了。就守在那里,一直说着,驱赶他,他果然走了。然而,不多会儿,却又听见柴油机的轰鸣声又在那里停留,跑去,他果然又掉转船头回来了。我就开始又驱赶。旁边的坟地上种有倭瓜、冬瓜,此时已经经霜枯死,只有几个品相较赖的还留在那里,我就拾起一个,驱他不走,我就抛上船一个,那就迸裂在船头。这就是先礼后兵。我又找了一棵已伐倒的小树,这树有四人多高,将它没在水边,探入水中,这棵树整个儿都快被灭顶了,我就指着让他瞧。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捕鱼的喜悦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捕鱼的喜悦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