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众趣网,注册会员,立即与网友一起分享你的兴趣和快乐吧! 注册会员  |  会员登录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心情随笔

三合电厂亲历记(21)

发布时间: 2017-06-25    作者:极品肥猫

六.女拖拉机手

21)大祸:电厂火灾

7510月底,机务班已经回三合,机车要保养,电厂也事务繁多,特别是外部作业一下子多出许多事情,三用堂建好了,要安装所有的照明电和舞台灯光,还有多户老乡家要加装电灯或者修理电灯。领导还是没有定下来到底派谁来接电厂,好像把这事忘了似的,我也莫名其妙好像理所应当只能继续代管着发电,每天从广播室来回跑。113号那天晚上发电时,发电机就有毛病,还是老毛病——碳刷打火。这个毛病从我接手发电开始,就像个阴魂缠绕电厂已久。由于三合几乎没有人真正懂发电机,王师傅是最老资格的发电工了,但是从王师傅到我、到机务班代替发电的任何人,都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发电机工作原理培训,只是凭经验工作。这个碳刷打火的毛病一直被认为是单纯的碳刷磨损,只能靠不停地修理或更换碳刷来解决。所以,我平时总是将碳刷修一修,磨磨好,或者有人去县里农机厂时带些新的回来。总之,碳刷打火是个老毛病,从领导到王师傅到机务班到我自己都是知道的,大家看看可以对付用,没有影响发电,也就算了,没有去深究其中的问题,我自从被正式宣布出电厂以后就更没有精力去考虑发电机的零部件了,代管电厂就已经意味着额外管一大堆事务,最近刚刚好不容易忙完了外线的检查维修呢。

113号那天,我发电时碳刷又打火了,我就又修碳刷,还是打火,后来换了一块新的,开始不打火,但发电发到九点钟又打火了,我就提前回了电(本应十点回电),检查了一下,发现碳刷架有毛病,弹簧松了,压碳刷压不紧,光修碳刷不行。按常规来讲,我应该第二天白天修理,尽量晚上照常发电,但是因为第二天也就是4号这天,我已经约定要和机务班大伟一起安装新盖的三用堂的配电箱,我们已经连续在那里紧张地安装三用堂的照明设备好几天了,三合所有人都盼着新的大礼堂早点亮灯呢,到这天已经基本安好了,就剩下最关键的配电箱了。大伟因为擅长半导体、电工之类的,所以我找他来帮我忙,本来他和小戎3号就要去公社修55,就为了还得和我一起装配电箱,所以他们4号再留一天。因此我必须在4号这天抓紧时间和他一起装三用堂配电箱,那么白天就没有时间修发电机了。于是我决定4号晚上停一天电,因为发电机没经修理,不能带病工作。我在中午就通知了豆腐坊、磨坊等用电力带动的单位和其他相关人员。这天一整天我都在三用堂,电厂的钥匙被机务班班长小朱拿去了,他说要借电厂地方修理一堆队里的坏锁头,我就把电厂钥匙给他了。

114日这天的下午四点多,我和大伟一起装完配电箱从三用堂回来的路上,大伟还没反应过来呢,我忽然听到传来电厂发动机起动的声音,再走到磨坊、豆腐坊、机务大院一带,一看已经给电动送电了,我一想肯定是小朱在电厂搞的,除了他没别人呀。我当时心里来火,我已经确定今天停电了,要你瞎起劲干什么?一会通知人家不发电,一会又来电,电厂怎么可以这样儿戏,再说电厂既然是我在负责代管,没经和我商量,怎么能随便动发电机组呢?就因为你是班长吗?你了解发电机组状态吗?知道为什么我今天不发电吗?肯定是有原因的呀!至少要和我通个气啊,我已经这么忙了,还来添乱。一路这么想着,等我急急走到电厂,冲进门时已经是火气冲天了(我现在自己也变成火暴脾气的机务大爷了?!),一进门我就板着脸对小朱说:“谁叫你起车的?我今天不发电你知不知道?”他说:“我修了一下碳刷架,试试看……”,我打断他说:“什么试试,不发就是不发,自说自话,这么讨厌!……”他一看我发这么大火,马上走到机器前,一收油门,灭了。这时屋里很暗,我想看一看他修的碳刷架,就没理他跑回我住的广播室去拿手电。等我拿回手电来,一进电厂只见小朱趴在那里似乎在哭,当时我吓了一跳,简直不敢相信我把一个男生弄哭了,这时我意识到可能我刚才的态度太过分了,伤了别人的自尊心,他本来算是一片好心,看我没空就主动帮我修理了碳刷,可是没想到我却不喜欢这样,他想自己好心变成驴肝肺,太憋屈了。这时候我想想觉得自己这样不太好,再说他毕竟是班长,他教我带我很多,本来我们配合得挺好,这样弄僵以后工作也会受影响,于是我就让步了,说:“既然修过了,那么就发吧”。小朱却说:“我可不敢碰了!”我们搞机务的人无形中有这样一种观念:如果你的机器不愿让某人碰的话,就好像在技术上看不起那人,可小朱是班长,也是老机务,在三合机务技术上也是数得着的,我怎么能瞧不起他呢,所以我听到他这么说,就非要他去起动机器不可。于是他就去再次起车了。就这样,这天又发电了,大祸也就酿成了。

当重新起动后,碳刷没打火,我观察一段时间,看看还可以,因为小朱仍然要在电厂修锁头,我说那么你正好再替我看会机器,我上三用堂去看看配电箱通电后的情况。于是我拿了工具,恰好陆洋来电厂看我,她就陪我一起上三用堂去了。到三用堂,我看看通电情况还不错,都正常,很高兴,心想三用堂终于可以全面投入使用了。我们又顺路到男寝室秧秧那里去了一趟,我去拿了他的床单,很脏了想给他洗洗,秧秧就把他日记本拿出来给我们看,让我们了解他的思想近况,直到这时一直是很愉快的,可是谁能想到厄运即将降临到我头上,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啊。刚看了两行日记,我忽然感到电灯微微地闪了闪,他们都说没有啊,但我对灯光的状态是很敏感的,我说肯定闪了,你们在这儿吧,我回电厂了。于是我就回电厂去了。我想肯定是碳刷又打火了,碳刷小打火对灯光是没影响的,打大了就电压不稳,灯光就会闪,时间长了就不行的,对发电机、电路和机房电动机等都会有损害。这时候我还想的只是惯常的对电压的影响,哪里知道等着我的是什么。回到电厂一看,果然是那个碳刷又在打火。我再一看,小朱在屋里闭了灯在打瞌睡,我很不开心,“啪”一下把灯开开,小朱头一抬,我说,打火了知道吧?

众趣网是一个以分享兴趣、经验为内容的免费信息发布网站,内容包括与大众生活相关的创作学习、健康医疗、生活杂谈及休闲娱乐等各类信息。

信息来源:众趣网,本文章地址:http://www.zhongqu5.com/html/1a6056f987627120bf7a018a3f634b66.html


最近更新
你可能感兴趣的
最新揭晓
总推荐榜
栏目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