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众趣网,注册会员,立即与网友一起分享你的兴趣和快乐吧! 注册会员  |  会员登录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生活杂谈

一年又三年

发布时间: 2016-01-27    作者:wangy086
()好久没有回来过这里。
已经七年零二百三十天了,现在是二零一六年,不知道我会不会选择在今年和他结婚。 他像我的一场梦,一个冗长却又不想结束掉的假期。 他是我的英雄,陪我熬过了连爸妈都不敢确定我是不是能走出的低谷。()
还是会想起开颅手术后苏醒的一幕。二零一三年九月二日,我的世界彻底崩塌。清醒过来,除了可以辨别出天色已晚,能感觉到的就是脑袋被什么东西厚厚的包裹着,失去了在我身上生长了七年的头发。我竟然变成了一个光头姑娘。第一直觉就是不能接受,清楚的记得,护士推我进手术室之前,是妈妈亲手把我的长发编了一个长长的麻花辫,放进推车顶部的口袋中,怎么就没有了。我开始做出一系列令医生觉得我神智不正常的事情。在此期间,我明白的感受到,双脚是冰凉的且都扎有滞留针,还连着输液导管。两个大腿根儿都压着重重的盐袋,一定是手术过程中两边都做了穿刺。疼,却不是明明白白的疼,因为麻药时效的关系,能够形容当时感受的词语,只能是不舒服,不真实,感觉我不是我。
恢复意识,也就是第二天之后,我才知道照顾我的爸妈老舅两天没有合眼。我倒是根天线宝宝似的,脑袋顶部戴着根导管,躺在床上连身都翻不动。后来就是导管拔掉,因为脑内淤血没有被吸收,整个脸像吹了气球一样,越来越肿,直到我的视线变成一条缝,即使我再用力去睁眼睛还是一条缝。
再后来就是医生要求我起身,慢慢坐起来的时候。第一次觉得自己整个人生要报废掉了,缓慢的被妈妈扶起来,却不由自主的倒下去,还伴随着恶心想吐。被扶起,支撑不住,再躺下,这一系列的动作明明很简单,我却做不到,正常人不到三秒就完成的动作,我要费时三分钟不说,身体还诚实的告诉我她很累无法做到,浑身的虚汗高速我,必须躺下。经过第一天的挫折与思考,第二天,我开始了自己的决定——让妈妈放开扶着我的手。当我摇摇晃晃的坐着的时候,妈妈几经劝我放弃,我固执的拒绝她。坐两分钟休息十分钟,这样练习了几天,术后的第八天,我竟然可以下床了。
我的英雄是在术后第四天材找到的我,我手术之前他出差了,术后第二天手机就没有电了,他说他曾经像无头苍蝇一般在医院找过我,可是医院那么大,病人那么多。我也没有想到,他第一次见我爸妈是在这种情况下。后来妈妈说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他慌张的为我叫医生,术后天天输液,每次输到其中一瓶就会狂吐不止,本来就只能进流食,吐出来的比吃进去的都多。刚巧他第一次来看我的时候我刚吐完,蜷缩在床上。妈妈的形容是这样的,他比我都着急。吐完的我沉沉地睡过去了,醒来发现他还在,坐在床边看着我。
之后的每一天他都会来,主要任务就是陪我走路。病区漂亮的小护士们来查房都会悄悄问:“每天陪你走路的是你男朋友吗?”我总是笑着点点头。他翻看你之前所有社交网络的心情,看你之前写过的所有日记,想补偿他亏欠你的时光。这类煽情的事情,我的英雄没有做过,可是他陪我练习过走路。
出院,回家,复查。想出门他就带着我逛公园,不想出门他就陪我窝在家。主要不嫌弃我光头。直至现在,头发齐肩,不用总戴着帽子,还可以穿手术前心爱的裙子和高跟鞋,他一直都在。
他陪伴我的时光,亦是我亏欠他的时光。

众趣网是一个以分享兴趣、经验为内容的免费信息发布网站,内容包括与大众生活相关的创作学习、健康医疗、生活杂谈及休闲娱乐等各类信息。

信息来源:众趣网,本文章地址:http://www.zhongqu5.com/html/32334.html


最近更新
你可能感兴趣的
最新揭晓
总推荐榜
栏目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