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众趣网,注册会员,立即与网友一起分享你的兴趣和快乐吧! 注册会员  |  会员登录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网络分享

【当下月刊】六千元征文大赛 三等奖作品

发布时间: 2018-01-11    作者:Eason Chan

【当下月刊】六千元征文大赛 三等奖作品

绝唱

文/魏陌寒


“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到大街前,未曾开言我心内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瘦芦苇缩手立在西墙角看着在梅花骨朵下唱戏的男人,心尖一酸,胸腔里立刻涌上悲流,泪珠子不受制地涌冒。

“爷,东西收拾好了。”瘦芦苇赶忙低下头道。泪珠子顺势跌进地砖,这一幕微不可查。

二爷是最见不得眼泪的,男人落泪尤为二爷痛恨。

“爷,车安排好了,在外候着呢。”

“瘦芦苇”他伸手折了枝梅花,“家里还有件完璧的家什吗?师奶的东厢房进过人没?”

“爷,全被砸了!师奶的屋子也被红卫兵祸剿了。”瘦芦苇握紧拳头,愤恨道。“爷,当年新中国成立的时候,连周总理都看过爷的戏,直说爷是中国曲艺百年来不出世的大师,那些省里的,县里的长官哪个不是笑脸相迎地在座下喊声叫好?在外面‘
“梅二爷”的名头又有哪个不晓得?”瘦芦苇眼睛里喷着火,要燃烧!

“可新中国成立了,没几年好日子,红卫兵就来了,这天怎么变得这么快?”

“瘦芦苇!”他道,“隔墙有耳,小心点。”“以后千万不可胡言乱语,这梅子园已经不是以前的梅子园了,那么多人现如今就只剩我和你了。”梅二爷说完眼瞳里一下子暗淡,刚唱戏的神采像被深埋在泥土。

“要是师奶还在就好了,爷也能有个倾诉的人。”话刚出口瘦芦苇突然急得要哭,“爷,我,我我……”

梅二爷听见猛然愣住,心口莫名地痛。他别过来脸望向东厢房少顷,却留下沉沉的叹息,转过身出了院子。

瘦芦苇抹干净眼眶边的水渍连忙跟了出去。

忽然间,院里的梅花开了。冬阳照在枝头那朵孱弱的梅花上,像小姑娘微微笑的脸。


梅二爷打早不叫梅二爷,叫豆莞。爷爷以前是清朝紫荆城里管事的一个小太监,十九岁入宫前豆莞的爷爷就已经说了一房亲,可他败家。鸦片吸了不到两年就吸光了家底,被他借过钱的债主要拿妻抵债,他死也不肯,没法子进宫做了太监。孙中山辛亥革命的时候他正蹲在外城的后墙处尿尿,没成想竟然被流弹炸死,他的那个儿子就做了债主家的小厮,婆娘被卖到了窑子里。后来豆莞他爹柺了个丫鬟从债主家跑了,之后也就有了豆莞。

豆莞长到七岁的时候被送到了关家当学徒,给了豆莞爹一张三块钱的银元,“吃宿全包,生死由主”的卖身契摁了红泥印给了关家,豆莞从此就活在了关家。

豆莞在关家的第十二年,关老爷子娶了他的第五房,是朵十六岁的黄花。过了一年关老爷子就忽然死了,说是死在了五姨太的床上。

梅二爷坐在车上手里拿着翡翠玉簪子,忽然想到了他二十岁的那个冬天。

那天早上他候在师傅的门外,忍住身子的颤抖和猫抓似的心颤悄然屏息着,从门缝里只见师娘胸前的扣子跨啦下被撕扯开来,他猛地冲进去攥紧手里的簪子对准关老头的后脖电光火石间狠刺了下去。豆莞只看见几颗血珠在光线下画了个弧度便下溅在床帘上,红色蔓延就在白布上染出朵朵梅花,像师娘抱住自己时眉目里映出的娇笑。


“爷,到了。”瘦芦苇勒住马绳,轻轻点道。

梅二爷颔首,撩起帘子就要下车。

“爷?”瘦芦苇声音哽咽。

“瘦芦苇,以后梅子园就独你一个了。”梅二爷顿了顿道:“曲艺是毒药,染上就戒不掉了。你娶个好人家的姑娘将梅子园的房子卖掉几间,做个小买卖生意,你才十六,路很长好好活着。瘦芦苇你记住了吗?”

“爷!”瘦芦苇强忍着心口的悲痛,他知道二爷死意已决,他也知道二爷最见不得男人掉泪星子。

“爷,还有什么吩咐的?”

“替我掀开帘子罢。”二爷一口轻叹,瘦芦苇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为二爷掀帘了。

梅二爷朝着菜口场走去,那里有个戏台子,但已裂痕四开,荒草从地缝里钻出。此刻台子上却吊着个女人。也不知是人是尸。

晴天突然飘起雪,是天空的泪太冷了结成冰被风吹成雪罢。梅二爷愈走愈远,身影慢慢缩小,那雪中远去的背影是豆莞吧?

“师娘,院子里的梅花开了你看好不好看?”豆莞把梅花放在她的衣襟上,“师娘你不是最爱听我唱戏吗?你不是说等师傅走了你就能和我去长亭口看梅花吗?”

“我给你唱!我给你唱!”梅二爷笑起来,欢喜道“关家头牌豆官人上戏——五姨太请赏眼——”

锣鼓铜敲起,四击一弦起,梅二爷疯疯癫癫,他听见声乐奏响了,周围是白茫茫的一片,瘦芦苇知道二爷癫狂病发了,梅二爷撕掉了长套,一下子露出了那套旦服。手里不知怎的多了只翡翠玉簪子,梅二爷缓缓地别上,忽然滑落滴泪掉入土。

“说那年豆郎寒窗举,那料遇那杜秋娘,欢喜郎,娶秋娘,可怜这青天负薄情。”

梅二爷失疯了,他唱,忽笑忽流泪;雪愈下愈大像老天“哇”地控制不住大哭掉下这么多冷霜。瘦芦苇脸上流过两条河。

人渐渐多了,远远地围上来看着那戏子的癫狂。戏服?唱戏?这是“四旧”?一个个红卫兵从四面八方突然涌现雪白的天地嘈杂起来,风声也紧起来。

“保卫毛主席保卫党!包围黑五类包围臭老九”“破四旧!破四旧!同志们扒下他封建王朝的皮——烧了它!”

瘦芦苇从棉兜里摸出盒火柴,照二爷先前吩咐的点着了戏台子周围的麦草,火舌霎那间将整个戏台围成圈,在这一片白茫茫中突然燃烧起来。

众趣网是一个以分享兴趣、经验为内容的免费信息发布网站,内容包括与大众生活相关的创作学习、健康医疗、生活杂谈及休闲娱乐等各类信息。

信息来源:众趣网,本文章地址:http://www.zhongqu5.com/market/28744.html


最近更新
你可能感兴趣的
最新揭晓
总推荐榜
栏目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