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众趣网,注册会员,立即与网友一起分享你的兴趣和快乐吧! 注册会员  |  会员登录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网络分享

“阿叔,今天下午回收”(征文)1342吴曼宁

发布时间: 2019-03-07    作者:小菲

“阿叔,今天下午回收”

春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我问:“阿叔,今天下午珠海市一中高一高二回收,4:45,您来吗?”你说:“来的,来的,好。”

你三轮车嗒嗒的声响从墙外的喧闹中赶来,悄悄地,轻快地,由远及近地,吟唱在校道的石板路上。洗去光影,梅花褪尽杜鹃悄至的楼宇迎来了你。

你像个守望者,在寂静的校园中等待着还未下课的我们;你像个守护者,帮助社员们搬来沉重的架子,拾起丢弃的回收物。每周五下午,准时准点,就已看到日光倾斜到你的背上,弯下腰去拾起环保委员箱中的物品。每当这时,我会为自己迟到而心虚,且为你准时到维持了场面而心安。我们会笑容灿烂地叫:“阿叔好!”你转过身了,仿佛迫不及待似的,眉毛鼻子都挤满了笑纹:“好,好!”这就是我们一次回收的开始。当因为我的原因而并未通知你时,我望着环型走廊那空空的一角,心中充满无助地慌乱。我知道,我们形成了依赖,环保回收因你而始。

作为一中3G环保社的社长,我以为我是有资格去评价环保回收这项活动的,我们因对环境保护奉献自己的力量而汇聚在一起,协助环保委员进行回收。弯下腰,捡起瓶子,扭开瓶盖,弯下腰,放在地上,用脚踩扁,一系列行云流水的动作,女社员们在工作。跑到行政楼,跑上五楼,跑下一楼,一趟趟用班车运送教师们废弃的纸张,男社员们在工作。你也参与其中,虽然他从来没有领过环保委员的新年礼物,也没有要过社员的福利,甚至在社团合影时还在三轮车旁看守整袋整袋的回收物。我知道,在少数同学眼里我们的行为微不足道,甚至每一次的环保回收都被戏称为“收废品”。你的职业可能真的是卖废品,你的每一次回收可能都夹杂着些许利益,你不如《感动中国》人物那般完美,你甚至未上过感动一中。但是,从你身上,我感受到了平凡人的坚持,这正好也是《感动中国》中感动人物所共有的特征。作为社员其至社长,我们只在环型走廊的风雨下守回收的屋檐不到两年;而你,从一中开始回收就一直坚守在那三轮车旁。你在那个角落,送走了一任任社长,一次次的天光。你执着于当我们的守望者,却默默无声。

一届届稚鸟离开成长的小巢,岁月在你的脸上留下了剪影。我们总要长大,而你在我们心中却定格在与我们问好的那个笑靥。

“阿叔,今天下要回收。”嘈杂的响声后是微弱的男声:“好。”

斜晖落在你忙碌的背上,每一次弯腰仿佛都有一丝停滞。岁月在你手上流逝,连那明媚的天光都要溜走吗?

尽管如此,你依旧会在下雨天不顾打湿的衣裳来到那个角落,也会在高一高二与高三回收冲突时来回奔波于两个相隔甚远的地点,你甚至坚持在回收之后多给我们一些钱。这本与你无意义的事,你却格外上心。

去年运动会,所有的学生都沉迷于赛场的刺激与欢愉。每天下午都有对大本营的环保回收,由于对加分(环保回收可为班级成绩加分)的渴望,瓶子甚至开始以千计。那段时间,没有人告知我们什么时间赛事结束,可以开始回收,我们只能告诉你回收定在四点到五点。

四点,我偶然路过回收处,发现已经在那里急切眺望看到我来后,明显将崩紧的肩膀垂了下来,开始我身后去。没有看到人,疑惑地望,流露出了不解。我顿了一下,歉意地说:“阿叔,校运会还没有结束,可能要再一会儿了。眉目一展,你似乎是略带笨拙地露出理解的笑容:“没事,没事。”然而,今天的赛事似乎特别漫长,五点,我回到了回收处,发现还在那,只是了下来,无神地看向操场,脸上流露着不明的情绪,不知是对我们的期待还是害怕又一次失望。看我来了后,眼里流露出喜悦,却在我的道歉后消失了。那一天,回收进行到点之后

我知道,阿叔也许在天地流沙间只是其中渺小的沙粒,大街上也不会引人注意。我们不知道阿叔的姓名,甚至大部分学生不知道每周五下午学校会来这样一个人。

阿叔的确就是一个平凡的人,只不过阿叔将自己执著的坚持绽放夺目的光彩。

是我们永远的守望者与守卫者是我们远的阿叔

再往后的岁月中,我不知道还能说几次“阿叔,今天下午回收”,我也不知道我能否记住你的点点滴滴。但我一直都会记得,高中的时候,有这么一位阿叔,他坚持地做我们的支柱,他是三月那春风。如此,便也足够了。

众趣网是一个以分享兴趣、经验为内容的免费信息发布网站,内容包括与大众生活相关的创作学习、健康医疗、生活杂谈及休闲娱乐等各类信息。

信息来源:众趣网,本文章地址:http://www.zhongqu5.com/market/31913.html


最近更新
你可能感兴趣的
最新揭晓
总推荐榜
栏目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