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趣网 > 会员投稿

我和我的祖国征文——苦辣酸甜话通讯

有奖征文网   发布时间:2019-07-05   发布者:Paranoid

我和我的祖国征文

苦辣酸甜话通讯

李玉华

1958年,我父亲因为生活所迫,从山东老家一路逃到东北双鸭山岭西竖井煤矿当了一名矿工。父亲从老家临行时是个漆黑的夜晚,当时我爷爷正在熟睡(我奶奶已经过世),父亲怕爷爷伤心,没敢告诉他老人家,走到村边的父亲又折返回家里,跪在爷爷头顶下,磕了三个头,含泪奔上禹城车站。

之后的日子,就得靠书信往来,那时候交通不便,一封家书要一个多月才能到达,加上生活的穷困潦倒,有时连张邮票钱都要从牙缝里往出挤。

父亲安顿下来后,给我母亲寄去一个地址,母亲抱着我两岁的姐姐经过辗转终于找到了父亲的工作地方。父母离家闯关东,最难受的是思念亲人,那时候,山东百姓正在闹饥荒,老百姓家家都揭不开锅。接着,传来一个又一个噩耗。我爷爷连病带饿去世,我姥姥活活饿死。姥姥死的时候,手里还捏着一把野菜没舍得吃,为的是省给她儿子吃。

我父亲接到我爷爷去世消息的书信时,大约能有一个多月了,即使回去也来不及了。我姥姥去世的消息知道的更晚。为此,我父母都非常内疚痛苦,每谈及此事,我都会看到他们两人痛哭流涕。

在矿山上班的父亲由于营养不良,全身胖肿,母亲也是又膀肿又抽筋,不得已,1960年全家被下放到集贤县永安乡永和村当了农民。

1980年,姐姐和周边的几个年轻人一起,坐上火车到建三江农场考老师,一去半个多月,家里天天跑大队部看信件,父亲还骑着自行车到乡里查看,可就不见姐姐的来信,母亲急得半夜直呼姐姐的名字,把睡梦中的我们都喊醒了,20多天后,终于盼来了姐姐的来信,总算一块石头落了地。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信件速度特别缓慢。

随着时代的发展,老百姓有急事可以到乡里拍份电报了。由于电报是按字收费,一般没什么大事是不轻易拍电报的。即使拍了,每一句话都得字斟句酌,因为字字是血汗钱。

1985年正月十七的夜晚,父亲突然去世。那几天,双鸭山连续下着罕见的大雪,村庄都封上了,机动车根本不通,即使给亲属拍电报也不能及时送达目的地。姐姐在建三江上班,拍了份电报,家人们干等也不见身影,考虑到大雪封路,交通堵塞,而且姐姐当时还怀着七个多月的身孕,家人们在一起商量后,把父亲安葬了。父亲安葬后的第四天,姐夫才在单位收到此电报,为此,姐姐又为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而遗憾。那时,我正在集贤一中读高中,我大侄子起大早深一脚浅一脚来学校接我回的家。父亲的几个外甥都在矿山,家里一位亲属知道岭西矿我二表哥的家,这位亲属天不亮就出发,一直走啊走,不管遇到什么车就搭上一会儿,终于在天黑时分赶到二表哥家里,把信送到。

1987年,我考入了辽宁的一个煤炭学校。从没有出过门的我,独立踏上旅程。到达学校后,为了省钱我没有给家里拍电报报平安,估计那时有了可以打长途的电话,但那种电话摇啊摇的,好几个地方需要转接,跨省就更麻烦了。而且,家里那头根本没有电话,电话费也承担不起。于是,我写了一封信,这封迟迟不到的信又让我母亲内心备受煎熬。村里的王大娘精神不太好,又爱讲“爆炸新闻”,一天,她急乎乎地跑到我家里对我母亲说:“听说福利的桥底下有个女孩被杀了。”这个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消息让我母亲惊恐万分,她嘴边一下子起了一圈的大泡。母亲不识字,也没有留心记下我上学的地址,可怜母亲心急如焚地度过一夜又一夜。20多天后,家人终于收到了我的报平安信。

1989年,我到双阳矿上班,单位有了电话,一次,我拿起电话想打,看见同事们爆笑的样子,才知道是我把话筒拿反了,我自己想起来也觉得滑稽。可见,那时的电话对我来说用起来还不顺手。

1994年,看见矿里很多家里都安装了电话,我和在矿里当技术员的爱人也拿出积攒的钱安了一部电话。因为,那时姐姐在山东,他们家里已经有了电话,我安电话也是为了说话方面,以解思念之情。电话有了,固然高兴,可高昂的话费又让我们变得小心翼翼,每次打电话,都把要说的内容压缩,长话要短说,没有闲聊的惬意,每次放下电话都有种没唠完的失落感。那时,矿里还压资,善解人意的姐姐总是她把电话回拨过来,不让我花钱。之后又有了大哥大和传呼机,大哥大是身份的象征,只有大款才能用得起。有了传呼机,别在腰上觉得很自豪,一个地区的人们之间有什么事情可以传呼了,传呼机没用多长时间,又有了手机。我的第一部手机是2000年买的诺基亚,花了我整整一个月的工资。那时,手机是双向收费,不敢轻易给对方打电话也不敢随意接电话,有事短信联系。后来,手机改成单项收费了,这下减轻了不少经济负担。

网络时代的到来,让地球村一下子热闹起来,人们之间一下拉近了距离,天涯海角也能视频聊天了。矿区生活也有了极大的改善。2007年,母亲在山东姐姐家已经住了八年,得知能上网视频,我毫不犹豫地买了电脑,配备了视频装备,一阵鼓捣后和山东姐姐家连线了,戴着耳麦的母亲激动地说:“现在的人咋这么能啊!这么远就能互相说话看着了。”记得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在大队部看了一部科技电影,电影就说不远的将来人们可以相隔很远就能看着说话,对此,我觉得很奇妙不可思议,现在看来真的实现了。智能手机更带来了快捷,从三GG还有马上投入的五G都是质的飞跃。随身携带的手机,有WiFi和流量就可以随时视频。我外甥女在香港,姐姐在那里帮着照顾外孙,一有时间就和母亲视频,解决了思念之情,带来了无尽的快乐。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我和我的祖国征文——苦辣酸甜话通讯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我和我的祖国征文——苦辣酸甜话通讯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