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趣网 > 会员投稿

惠南文学社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征文作品选登之九

有奖征文网   发布时间:2019-10-01   发布者:嫣

参加“我和我的祖国”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征文比赛


爷爷的老水车

我的爷爷今年80多岁了。初秋的一天,我又到惠南镇城北村去探望爷爷。

在爷爷住的两层楼西面,有一间老屋。老屋曾经是爷爷住过的地方,如今变成了杂物房。老屋里有一架沾满灰尘的老水车,静静躺在墙角边。只见爷爷正在清除老水车上的灰尘。我对爷爷说,这么破旧的老水车还有什么用,还是扔了吧。爷爷说,你知道什么,老水车曾经是我们种田人的“吃饭工具”。老水车表面已经斑驳破旧,但刮水片大部分还完好。

一直生活在乡下的爷爷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庄稼汉,务农60余年,他抚摸着老水车讲起了老水车的故事。爷爷年轻时是村里的车水手,对水车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他从小就跟着父母到田里踏人力水车给稻田灌水。新中国成立前,爷爷一家租种2亩田,夏天种水稻,最费力的就是给水田踏水车灌溉了。遇到干旱的年份,一家人没日没夜地踏水车,脚底磨穿血水泡,秋后每亩能收到一二百公斤算是好收成了。爷爷至今还记得当时的歌谣:“白米饭好吃田难种,一粒谷要车十担水。赤辣辣日头似火烧,背脊骨汗水像雨浇。腰酸腿疼筋骨麻,种田佬命运真苦恼。”

 那时,每到初夏时节,禾苗抽穗灌浆,正是需要大量水的时候,偏偏灌溉渠里的水总医疗器械是满足不了禾苗的生长。这时生产队就组织劳动力在小河里或水塘里车水。天刚亮,爷爷就和奶奶抬着水车,来到小河边,先选好放水车的位置,用锄头挖一个缺口,刚好把水车放进去,再把水车吃水的一头放进水堰里,出水的一头对着稻田或干枯的水沟,然后爷爷和奶奶便一左一右地踏人力水车,靠着水车的刮水片,水就引上来了。

上世纪50年代起,村里推广使用机械灌溉,长长的输水铁管像大炮,架到岸上将河里的水抽上来,通过明渠流向稻田。后来随着农村电网的发展,又建造起一座座固定的电灌站。人踏水车的苦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现在种田人真是好福气啊,只要电灌站机器一响,这水就哗啦啦送来了。爷爷笑着说,多年来,家乡大兴农田水利建设,开挖疏通河道,建造水闸、翻水站、电灌站。家乡土地上农业生产年年获得丰收,一派繁荣昌盛的新气象。

如今,爷爷年纪大了不下地了,2亩承包田也出租给了专业合作社。近年来,随着国家实施取消土地税、对粮农实行补贴等惠民措施,爷爷家的收益也“水涨船高”。这几年,美丽乡村、美丽庭院建设使得村里面貌一新,环境美了,村民富了,村里家门口服务站、文化小广场、健身步道处,每天都可以看到健身锻炼、散步聊天、跳舞娱乐的人群,村民的日子像芝麻开花节节高。

听了爷爷的一番话,我也感慨万千。爷爷生活的今昔巨变,不正是祖国改革开放、家乡日新月异发展变化的一个缩影吗。

我问爷爷,那这架陈旧的老水车放着还有什么用。爷爷说,这老水车或许还有用,一个农家乐景点的人曾劝他把老水车卖给他们,他还有点舍不得呢

惠南文学社 作者:朱丽娜



惠南文学社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征文作品选登之九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惠南文学社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征文作品选登之九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